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妈妈和爷爷的乱伦】
【妈妈和爷爷的乱伦】
  以前我们是和爷爷住在一起的,后来有了自己宽敞的居室,已
 经不和爷爷合住了,但因为爸爸做生意经常不在家,爷爷仍会经常过来小住几日。
   今年四月的一个周末,爷爷又到了我们家来,那时只有妈妈一个人在家,妈 妈自然尽心尽力的照顾爷爷。

   这天晚上妈妈的卧室房门虚掩,里面亮着微弱的灯光,还隐隐约约传出女人 的呻声,只见妈妈躺在床上,曲起两条雪白的玉腿,分得开开的,爷爷伏在她的 身上,气喘嘘嘘的耸动屁股,阴茎进进出出的抽插着,妈妈微张着嘴,半闭着眼 娇喘着,肥大的臀部直摇,嘴里不停的轻声浪叫。

   [ 啊……啊……爸……你……好……会……干……啊……]

  妈妈那突出的奶头是紫红色的,平坦的小腹下有一片乌黑亮丽的阴毛,饱满 的阴阜上面已满是淫液,平日端庄秀丽的脸庞,此时却流露出一种难以言述的淫 荡。

   [ 啊……好……媳妇……你的小穴……好……舒服……啊……]

  爷爷毕竟年纪大了,没多久,就轻叫一声,全身一阵猛烈颤动,随后便瘫到 在了妈妈的身上。过了一会儿,爷爷一翻身,躺在了妈妈的身边,大口的喘着粗 气。妈妈大大地张开的双腿间,一股白色的精液拌着女人的淫水从她的阴户中流 了出来,打湿了臀下的床单。而妈妈似乎并没有满足,还不停地用左手的手指插 入自己的阴道,右手抚摸着肛门的周围,嘴里不断地轻声呻吟……。

----------------------------------------------------------------------

  那时候住在爷爷家,爸爸经常在外面做生意,可妈妈那时毕竟是个有需要的 女人,性要求也逐渐强烈,后来竟和爷爷通奸了。

   那天晚上妈妈进了浴室准备洗澡,但房门未关好,引来爷爷的注意,他看四 周没人,就往妈妈房内走去,并将房门锁住。突然听见浴室门把稍微动了一下, 爷爷下意识的躲到靠近浴室门三、四步的桌子下,等着看妈妈何时出来。没多久, 门徐徐打开,一双白皙修长的玉腿踏出浴室,妈妈全身精光,光滑的胴体、雪白 的肌肤、纤腰丰臀,身材极好,娇嫩如嫩笋般的乳尖在饱涨微红的丰满乳峰上, 更令人垂涎三尺。

   妈妈是出来放CD音乐,她觉得这样洗泡澡才有气氛。爷爷躲在暗处,目不 转睛的盯着妈妈,瞧见她酥胸前的嫩白奶子随她的娇躯左右晃动,乳峰尖上粉红 色的奶头若隐若现,爷爷不由的看傻了眼。一转眼,妈妈又进了浴室,但门仅半 掩。

   忽然浴室传出断断续续的淫秽呻吟声,爷爷偷偷走向浴室的门旁,轻轻一推, 只见妈妈半倚半坐地靠在墙上,紧闭双眼,双腿分开,食中两指插进自己湿漉漉 的阴户内抠弄着,她脸上泛红,嘴里「咿!咿~~呀!呀……」哼个不停……妈 妈此时好似进入了忘我的状态,连爷爷推开浴室的门,站立在她的跟前也浑然不 知。

   妈妈长得楚楚动人,一对高挺的奶子,丰腴的臀部,看她发狂的弄着红润的 阴唇,一抽一插将阴核和小阴唇带进带出的。妈妈的乳头真美,像樱桃似的,随 着手指的抽插嫩穴,两个微红的乳头翘翘地,在一跳一跳地抖动着,彷佛在说来 吸我啊!

   突然,妈妈将双腿悬空,淫水随着手指的抽插不断向外流出,滴在浴室的地 板上。爷爷看得全身血脉贲张,脸上火热热的,像是要脑充血似的,忍不住欲火 高升,爷爷不自主的将衣裤脱光,无法控制的紧抱住韵怡,凑上嘴去吸吮妈妈的 奶头。

   妈妈突然受到攻击,一时惊吓得欲火减了大半,张开眼睛看见是一个肥胖的 男人赤裸裸地压在自己身上,大喊道:「哎呀!你是谁?」

   「小柔,是公公我啊!我看你倚在墙上用手指抽插嫩穴,我看得很难过,是 不是我儿子经常外出,你的小穴很痒啊。让我干一次吧!」爷爷色欲薰心的说道。 一面说一面双手揉捏妈妈一对水蜜桃般的奶子,嘴也吻在她的玉唇上,舌尖不断 探索。

   妈妈扭了扭身子,不停抵抗,嘴里说道:「爸!怎么可以,不要嘛!……不 要嘛!」

   爷爷的嘴唇不停地吻着,由妈妈的香唇移到耳根,又移向乳尖,阵阵的热气, 使妈妈的全身抖了抖,爷爷火热的手掌接着按在妈妈的屁股上,嘴移向她小腹的 下方。妈妈全身抖得更厉害,打算这次就当是梦魇一场,咬咬牙就过去。

   爷爷要妈妈蹲下,鸡巴刚好竖在她的面前,粗大的肥雄伟地耸立在离妈妈三 寸不到的面前。爷爷要妈妈帮他口交,妈妈只好勉为其难的抓住鸡巴吻了一下, 又爱又怕的说道「爸!唉哟,你的东西怎么这样粗大?」

   妈妈把爷爷的龟头猛吸猛吮,他觉得很舒服,便将鸡巴在妈妈嘴里抽送几下, 塞得她「咿咿!哦哦!」直叫。

   接着爷爷要妈妈坐在浴缸边,不安份的手沿着她的大腿往上直按摩着,慢慢 把妈妈的小腿一托,两条大腿就自然而然的张开,妈妈的阴唇张得很开,阴户粉 红一片,黑色的阴毛卷曲在一起很美,嫩穴真的很美。

   爷爷高兴的用龟头不断磨擦着妈妈的阴唇,将龟头在她湿湿的穴口四周盘转, 火热的龟头弄得妈妈欲火难奈,乾脆把整个阴户挺起,用自己白嫩的玉手迫不及 待地握着爷爷的黑色鸡巴塞进粉红色的阴唇里,龟头被阴唇含了进去。

   「公公,快插进来吧,小穴发痒啦!」妈妈想快点速战速决。

   接着只听到双方的鸡巴和嫩穴「啪啪」的响着,妈妈的嫩穴里因为爷爷的肥 鸡吧一抽一送,发出「滋滋」的声响,加上两人自然的淫荡叫声,配合CD的歌声, 好像是一首完美的「干炮协奏曲」。

   为了让事情快些过去,妈妈咬紧牙关,随着爷爷的抽插,扭摆着屁股迎合着。 这样干了大约一百多下,妈妈的扭动也随着爷爷的抽插快速起来,她颤抖的声音 大声淫叫着,拼命的挺着嫩穴,爷爷只觉得妈妈暖热的阴户紧紧地吸住自己的龟 头,连忙又快速抽送数十下,妈妈整个身体不住的颤抖,满脸舒畅的表情。
   爷爷说:「小柔,你真是个骚媳妇,这样扭动很好,真爽!穴真紧。

   妈妈丰满的屁股摇个不停,鸡巴干得次次到底,35D的双乳上下起落,好 似跳舞一般,真是好看!的确,这是人生最好的享受。

   「爸,美死了!……哎呀!亲爱的!鸡巴顶到花心了……哎呀!我完了!不 要射到穴里,……射到外面……」妈妈的头发散乱不堪,头摆个不停的,声音由 强而弱,终於只听到哼哼的喘息声。

   在最后猛烈的抽插后,爷爷一股白色热流顺着龟头而出,射向妈妈的美丽的 花心。

   两人交媾停止下来,已是汗流全身,爷爷舒服得久久还不肯分开,在迷态中 肉体对妈妈的肉体紧贴着,吻了又吻……

  有了第一次,当然就会有下一次,妈妈似乎喜欢上了和爷爷刺激的相奸。
   爷爷贪婪的亲吻妈妈的粉颈、耳朵,她轻轻的哼吟几声,接着爷爷伸手要解 开她胸前白色上衣的钮扣,但钮扣太紧,只能胡乱抓着奶子。妈妈撒娇的推开爷 爷,开始宽衣解带,当她解开胸前的钮扣,脱下黑色胸罩,她的两颗豪乳立刻跳 了出来,在爷爷的面前炫耀弹跳着。雪白光滑的奶子在光线照射下美极了,爷爷 伸手握住她胸前高耸丰满的乳房,轻搓细揉的爱抚着,而妈妈把眼睛紧闭着,任 由爷爷玩弄着玉乳。爷爷抓住她的右边奶子,低头含粉红色的乳头,用舌尖舔着, 用牙轻咬着,妈妈忍不住酸的胸袭挑逗,玉手紧紧抱着爷爷的头。爷爷又吸又吮 的舔吻着妈妈的乳房,用舌尖挑逗她粉红坚挺的乳头,左舔右咬的,妈妈低声呻 吟着。

   慢慢地,爷爷淫性大发,笨拙的解开妈妈的裤带,半褪下她的短裙,手掌伸 进她原已紧小的三角裤内,阴毛茂密的穿透小裤裤,爷爷用食指和无名指分开那 茂密的阴毛,中指顺着滑湿的淫液伸进穴内。妈妈反射的弯起双腿,紧挟着胯间, 使爷爷不能再深入,只好抚摸她的大腿内侧,使妈妈慢慢放下腿础?

   趁此机会,爷爷放在内裤中的手指插进妈妈的阴户内,妈妈被手指插进穴内, 嘴「喔!喔!」的发出了淫声,玉腿时伸时曲,爷爷的手指在她暖湿滑紧的嫩穴 中,插进抽出的极尽抠玩的把戏,搞得妈妈春心大发,胴体扭摆不已,淫水徐徐 流出,浸湿了三角裤,也流到地毯上。

   爷爷拉下妈妈的内裤,只见乌黑的阴毛湿湿的黏在她阴户旁,爷爷的手指正 插在她饱满的小肉丘缝里,被紧紧的两片阴唇嫩肉包含住。爷爷终於按捺不住, 脱下浴袍,拉出早已涨大粗长的鸡巴,褪下妈妈腿上的半透明内裤,抚摸她修长 的美腿,抓着她的足踝,轻轻地拉开她紧挟着的双腿,使粉红色的嫩穴张开。爷 爷双腿跪在妈妈的两腿间,挺着一根粗硬的鸡巴,就想插穴,怎奈鸡巴就是插不 进妈妈淫荡的肉穴。爷爷不气馁,再接再厉,拿起鸡巴猛插嫩穴,插了十几下, 终於顺利滑进妈妈的嫩穴中。

   爷爷一手抓住一个奶子,埋首双乳中间,用须子乱刮,然后咬住妈妈的奶头 猛吸,奶头被爷爷一阵猛吸,立刻坚硬起来,爷爷用力的搓揉着妈妈的豪乳,豪 乳便不规则的摇摆着。

   爷爷抽插了一百多下后,觉得鸡巴高涨难耐,龟头的地方更是赤热无比,他 意识到快射精了,想更换姿势,获得暂时休息的机会,使他的射精也能暂时忍住。
   妈的身材美艳无比,这样的姿势使她的曲线更加完美动人,此时,爷爷从妈 妈后面,可以清楚的看清那迷倒男人的桃花源洞,就在她那屁眼下的地方,阴户 的周围黏稠稠的,尽是刚才所留下的战果。爷爷伸手抓着妈妈的丰臀,鸡巴对准 着她的阴户,又再来一炮。

   哎哟!」鸡巴进穴了,妈妈舒畅得叫了起来。又是一阵猛抽,妈妈的那对奶 子不停的摇动,爷爷的手也不停的去抓它们,妈妈丰腴的双乳经过他的揉搓,更 加的兴奋,阴户内被鸡巴猛插,淫水更不停的从穴口流出。

   此时爷爷自知再也忍不住了,於是用力做最后一阵狂插猛抽,把妈妈的阴户 搅得啾啾叫响,接着他的全身一阵抽搐,鸡巴一阵抖动,便将他的白色精液射向 妈妈的穴内。

   妈妈达到了高潮,倦伏在地毯上,地毯都沾满了她的淫水。两人经过一段缠 绵后,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

  妈妈和爷爷二人来到某名胜郊区,在一家观光大旅馆开了房间,将带来的简 单行李放好后,先去餐厅用饭,返回了房间,妈妈脱下外衣裙,连乳罩三角裤都 不穿,赤裸裸的披上一件睡衣,而爷爷也正好把外衣裤及内衣裤全脱光,坐在沙 发上抽着香烟等她。妈妈脱去睡衣赤裸裸的说「爸爸!你现在爱怎么摸就怎么摸 吧!」

   爷爷双手搂抱着妈妈丰满的胴体,热辣辣的吻着她的红唇。从她身上发出的 阵阵肉香,幽香扑鼻,爷爷被妈妈身上的肉香,迷得飘飘欲仙。妈妈将丁香小舌, 伸入爷爷的口中,二人吸吮搞翻,四只手在对方全身上下抚摸着,爷爷疯狂似的 在吻着妈妈的粉颊、颈子、酥胸、乳沟而乳房,再含吸吮着那两粒艳红色的大奶 头。

   妈妈被爷爷挑逗得,媚眼如丝,艳唇娇喘,周身火热,酥,道:

   「亲爸爸!别再挑逗我了……我周身难受死了……媳妇要……要你……的大……大……鸡吧」

   「我被你弄得全身都软了……下面更难受死了……媳妇要亲爸爸先来插插我 吧!……别再逗了……快!」

   爷爷见妈妈那一副骚浪的样子,使自己再也忍受不了欲火的亢奋,急快压在 妈妈娇嫩的胴体上,分开她两条粉腿,手握粗大的阳具,先用大龟头在她那毛茸 茸、湿淋淋的阴户口,粉红滑润的阴唇上,磨擦着阴核、阴道口,妈妈被他磨擦 得浑身麻,说不出是难受呢!还是舒服呢!

   「亲爸爸…………别再磨了……我小穴死了……求求你……做做好事……快 插……插下去吧……快……」

   爷爷看她一付淫荡骚浪的表情,自己也不忍心再逗她了把臀部狠力的往前一 挺,只听「滋」地一声,同时,妈妈也妖媚的叫声:

   「哎呀!爸爸……爽死我了……」

   於是爷爷用大龟头在妈妈的子宫口上面,先搞磨了一阵,猛的往外急抽,在 桃源洞口及阴核上又磨了几下,猛的再狠狠插下去而直捣花心,妈妈的阴户口也 发出「滋!滋!」的声音。

   淫水不断的潺潺而出,妈妈被爷爷一阵猛抽狠得全身颤抖,忍着胀痛,肥臀 向上一阵挺迎,配合他的抽插。

   「啊!好痛快……亲爸爸…………你……尽量的吧……重点我才舒服……」
   妈妈小穴里面的阴壁肌肉,开始在爽着大龟头,爷爷知道她是要丢身的讯号, 但是还有几分钟的时间,於是小心的,改用九浅一深的战法轻轻抽插七、八下后, 再猛的一插到底,在花心上研磨一阵,再又回复轻轻的抽插,周而复始的来运用 这个战术真弄得妈妈拼命的把臀部上挺,越顶越高,嘴里淫声浪语的叫道:
   「亲爸爸!别这样的整我嘛!里面死了……动快一点嘛…………求求你……我……我叫你亲丈夫好吗?」

   爷爷被她嗲声嗲语的叫得心神欲火高升,改用快抽猛插的法,一连二十多下, 妈妈在这一阵急攻猛打之下,已受不了了,一股淫液直冲而出。

   「呀!我泄了……哦……好舒服……亲爸爸……亲丈夫……」

   妈妈丢了以后,无力的躺在床上,猛喘大气。爷爷一看,也暂时停止了抽插, 压在她的身上用手轻轻抚摸她的全身:

   「小柔……怎么了……痛快了吗?」

   「嗯!」

   「别嗯了!小宝贝!你痛快过了,我还没有消火呢!」

   「亲爸爸……让我休息一会,再给你玩好吗?」

   「嗯!好吧!」

   休息了一阵之后,二人又热烈地亲吻,欲火再次上升。

   「小柔!来在上面玩。」

   妈妈很快的翻过身来,伏在爷爷的身上,玉手擎着大鸡巴,就向自己肥突的 小穴里套,连连的套动了三、四次,才使太鸡巴全根尽入下去,使得小穴被涨得 满满的全无一点空,嘴里娇哼道:「哎呀!好胀呀!」粉臀一上一下的套动着, 全身乱扭。

   「我的亲爸爸……呀……你……的大鸡巴……真要了媳妇的命了……」
   爷爷眼见妈妈那股淫荡的样子,尤其是那一对大乳房,随着她身体一阵扭动, 左右上下的摇摆,真是性感极了,於是两手抓住两个大乳房又揉又捏。,他马上 挺坐在床中,改用坐插的姿式,双手抱紧妈妈的柳腰,使她照旧的坐套在自己的 阳具,低头含住了大奶头,猛吸猛吮。

   「爸爸……轻点吸……吸得我奶头好痛……媳妇……被你吸得……又痛……又……我又……要泄了……喔……」

   妈妈在一阵像疯了似的套动中,全身一抖,淫液又喷射而出。

   爷爷见妈妈又泄了,那热热的淫液,烫得自己的龟头一阵阵酥麻,无比舒服, 见她伏在自己的怀中突然停止不动,自己本身也快要达到高潮,那里还能忍受, 忙抱起妈妈一个大翻身,那娇美的胴体,被爷爷压个结实,双手抬高妈妈的两条 粉腿,提起大鸡巴就狠命地抽插起来。

   妈妈连连泄身数次了,昏昏欲睡被爷爷一阵猛抽狠插醒过来,娇喘着:
   「亲爸!媳妇被你干死了……我要死了……不行了……我真受不了了!」
   爷爷此时已快达到顶点了,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大阳具上,拼命的抽插, 口里大叫道:

   「小柔……快用力……挺动屁股……爸爸……我要……要射精了……」
   妈妈於是鼓起馀勇、拼命的扭挺着肥臀,并用力收夹小穴里地阴壁及花心, 紧紧地一夹一吸爷爷的大阳具和龟头。

   「啊!小柔……夹得我好舒服……哇……我……我射了……」

   二人都已达到了热情的极高境界,紧紧的搂抱在一起,全身还在不停的颤抖 着,连连的喘着大气,魂游太虚了。也不知睡了多久,二人才悠悠醒了过来。
   「小柔!舒不舒服?痛不痛快?」

   「亲爸爸!媳妇好舒服!好痛快!你真棒!也真厉害!」

   「小心肝!你也是很棒!小穴的吸功真迷死我了,我好爱你这个小荡妇!」
   「亲爸爸,我也是好爱你的大鸡吧呀!」妈妈搂紧爷爷娇媚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