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我和我的岳母
我和我的岳母
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年两年,而是进入我老婆这个家,岳母的面容,她的身材,她的气质,她经常穿着的裙子、丝袜、内裤、乳罩,还有领口过大的T恤,还包括她的蓬松及肩的黑发、小巧而诱人的脚趾、浑圆的大腿、肥硕且晃动的力的屁股,硕大又有些下垂的乳房,大又黑的乳头,还有大腿中间肥肥的三角区,都是我极想抚摸的,也是我想去征服、更想去亲自开垦的。
但到现在,我也只是在她摔伤时揉过她的小腿,借机抚摸过涂的艳红的小脚趾,在她喝多时用手罩在她的奶子上,偷偷感受那份晃动带来的刺激但又不敢揉她,在她换下的内裤上搜寻到了近百多根毛毛,甚至是亲吻过岳母刚换下还带着她的体温和独特味道的丝袜和内裤,更是多是用岳母乳罩和内裤包裹着肉棒撸着,在上面尽情洒下我的子子孙孙,这是我的欲望,折磨的我要死。
平时只是拉过她的嫩手,但那属于光明正大的拉扯,或着就在岳父和老婆身边,我却借机用我的大手用力把她拉到我的眼前,直至能够呼吸到彼此的气息,更甚能看到岳母瞳孔里的我。
唯一一次把岳母捧在手心是我的不放手,爬山过要过一道坎,我们走在最后,牵着岳母的手过了坎后仍没放手,老婆向我看过来,岳母及时说出她的眼里进了小虫子。我用我紧张的双手捧着岳母的脸,用我呼出的气息轻轻扫过岳母的眼,更掠过岳母的红唇,在我用手指轻轻压在岳母的唇上时,她全身颤抖了。但只是那一刹那,岳母便用力挣脱了我的手。
无人时,岳母一句:我是你母亲,希望你能尊重我。我放弃了。
当然,每逢接触到那柔若无骨的双手时,我的下面还会在瞬间产生强烈的欲望,让我的肉肉变的粗、变的大、变的长,如果定力不够,真想在她递上双手时便顺势拉到我的怀里,用我的手臂、用指,用我腰部快速有力的耸动带动粗硬的肉棒,对我的岳母进行着一场肆意蹂躏。我想,如果我在她的身上,或者岳母在我的身上时,我们都会忘记法律和道德的约束,因为我和我的岳母欲望都是长期压抑,我估计我在岳母身上的发泄一定是让岳母震撼和怀念的,我会让她找到快感,找到自己快乐的顶点。